智庫中國 > 

【申通香港運費】建設美麗城市要突出碳中和取向

來源:經濟日報 | 作者:潘家華 | 時間:2020-11-27 | 責編:申罡

文|潘家華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中國城市經濟學會會長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廣泛形成綠色生產生活方式,碳排放達峯後穩中有降,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美麗中國建設目標基本實現。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中國首次明確實現碳中和的時間點,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峯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美麗中國的一個關鍵測度是碳中和取向,這意味着,城市碳中和水平是美麗中國建設進程的核心指標。


實現碳中和任務艱鉅


所謂碳中和,也就是淨零排放,指人類經濟社會活動所必需的碳排放,通過森林碳匯和其他人工技術或工程手段加以捕集利用或封存,而使排放到大氣中的温室氣體淨增量為零。《巴黎協定》所規定的目標,是要求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締約方,立即明確國家自主貢獻減緩氣候變化,碳排放盡早達到峯值,在本世紀中葉,也就是2050年以後,碳排放淨增量歸零,以實現在本世紀末將全球地表温度相對於工業革命前上升的幅度控制在2℃以內。不僅如此,各締約方還達成共識,爭取實現1.5℃的温控目標。目前全球地表平均温度增幅已經達到1℃,中國升温幅度則超過1.1℃。這也就意味着,實現淨零排放的時間表還要進一步提前。


保護全球氣候,是保護人類未來的安全。人為温室氣體排放引致的全球地表增温,導致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海洋生態系統退化和生物多樣性消失,從而危及地球生命系統的安全。也正是因為這樣,多數發達國家在實現碳排放達峯後,明確了碳中和的時間表。例如芬蘭確認在2035年,瑞典、奧地利、冰島等國家在2045年實現淨零排放;歐盟、英國、挪威、加拿大、日本等將碳中和的時間節點定在2050年。一些發展中國家如智利,也計劃2050年實現碳中和。


2018年中國的温室氣體排放約佔世界總量的30%,人均排放也超過發達經濟體歐盟的人均水平。中國採取行動積極應對氣候變化,儘早達峯邁向近零碳,這不僅是國際責任擔當,也是美麗中國建設的需要和保障。儘管中國經濟體量位居世界第二,但人均收入仍比世界平均水平低五分之一,不足美國的六分之一,尚有6億人口人均月可支配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幣;而且高碳的煤炭在中國能源結構中佔比高達58%,幾乎是一些發達國家的3倍。中國的責任擔當要有勇氣,也要符合實際國情。中國承諾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比發達國家更具有雄心,其努力和艱難程度也遠高於發達國家。


碳中和的重點難點在城市


2019年我國城市化率達到60.6%,2035年有望達到75%。美麗中國建設的重心、重點、焦點和難點已然轉向城市,美麗城市的目標全面實現了,美麗中國也就基本建成了。2019年,我國第一、二、三產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分別為7.1%、39%和53.9%,用電量佔全社會總量的比重分別為1%、68.3%和16.5%,城鄉居民用電佔比14.2%,主體也在城市。城市作為第二、三產業的空間載體和居民高度密集區,經濟產出佔比超過90%,能源電力佔比甚至逼近95%。也正是因為產業、能耗和人口在城市空間的高度濃集,美麗城市建設成為美麗中國建設的重心和重點所在。


由於城市空間的環境容量相對有限,難以自然淨化城市經濟社會活動所排放的各種污染物,成為污染治理的重點和難點。2013年國務院發佈《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開啓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戰。經過六年的艱難治理,2019年,在嚴格監測的337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空氣質量超標的城市佔比仍然高達53.4%。PM2.5濃度達到一級即每立方米低於15微克的只佔4.5%,接近一半的城市低於二級標準,而世界衞生組織關於空氣質量的指導值是PM2.5濃度每立方米10微克。


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是美麗城市建設的第一步。城市污水處理、生活垃圾清運焚燒、燃煤電廠除塵脱硫脱硝,需要能耗,而且是高能耗。這也就意味着,在污染攻堅中,如果藉助化石燃料動能,在治污的同時要燃燒更多的化石能源,根據邊際減排效應遞減和成本遞增原理,細微顆粒物排放不可完全排除。而且,燃油機動車的移動源排放,也是大氣污染物的重要來源。如果碳中和,即使城市零排放難以實現,但近零排放也要求化石能源燃燒基本或接近於清零。非化石能源沒有大氣污染物的排放,無需除塵脱硫脱硝,清除了點源排放;純電動汽車或氫能汽車杜絕了移動排放源。因而,碳中和取向的美麗城市建設,對於高碳能源結構下難以決勝的污染攻堅,也就無堅自摧了。


城市碳中和要有時間表路線圖


發達國家的經歷表明,温室氣體排放隨着工業化進程和經濟社會發展而不斷增加,至一定水平抵達峯值而後下降。《巴黎協定》所規定的目標,也是先達峯然後走向淨零碳排放。之前我國向國際社會承諾的氣候行動目標,是到2020年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2030年下降60%至65%。但只要GDP增速快增量大,仍然會有絕對量的增加。今年我國提出在2030年前達到峯值,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是絕對量的管控,不僅不因經濟增長而增加排放,反而要求經濟增長碳排放逐步歸零。


美麗城市建設,一是在城市經濟社會發展的“十四五”規劃中,要明確實現碳排放達峯,這是城市走向碳中和的第一步和關鍵一步。社會上有一種錯覺,就是碳排放峯值越高,城市發展的空間越大。殊不知碳中和剛性表明,峯值越高,碳排放清零越困難。這是因為,碳排放具有鎖定效應,即高碳能源和基礎設施投入,經濟回收期多在30年甚至更長時間。例如燃油汽車生產線投入,資本密集度高,投資額巨大,而碳中和目標要求在2035年前後,燃油汽車就可能會被強制退出市場;投資燃煤電廠,即使是超超臨界,碳中和要求煤電在2050年基本退出。相反,零碳能源、零碳消費品、資本品投入,則是具有市場競爭力的道義產品。英國宣佈,將在10年內禁售汽油和柴油車,全球汽車巨頭日產宣稱計劃在2025年後停售旗下燃油車型。從我國經濟發展階段看,高耗能的原材料產業和產品,例如鋼鐵、水泥、建材、化工,業已趨於飽和或過剩。城市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戰要求儘快棄煤減油,許多城市例如深圳,城市公共交通車輛已經全部純電動化。


二是城市更新、老城區改造和新基建,需要納入碳約束,嚴防碳鎖定,從根本上消除碳需求。產城一體、職住融合,避免的不僅是交通擁堵,減少的不僅是污染物排放和碳排放。步行距離或自行車可達,不需要機動車輛的交通,所實現的零碳,是發展範式的轉型。城市汽車更新,不僅要淘汰燃油汽車,甚至燃氣汽車也要加以碳排放的核算。對於小區屋頂和可以安裝太陽能光伏發電設備的,要鼓勵並利用自然的各種解決方案,提供能源服務,減少化石能源的燃燒和排放需求。新材料提升建築節能水平,互聯網高效調控城市低碳運行,以及居家辦公、視頻會議等,都是減碳的有效途徑。城市綠地、建築立體綠化,不僅提升城市韌性,而且吸收大氣二氧化碳形成碳匯或生物質能,是碳中和的必要手段。


三是城市的新建、擴建或改建,也需以碳中和為取向。我國城市化進程尚未完成,目前的户籍人口城市化率比常住人口城市化率約低15個百分點,到2035年城市化率還要新增15個百分點。14億人口,30%轉化為實實在在的城市居民,規模超過4.2億。城市的新建、擴建或改建,也要以碳中和為取向。廣大農村具有就地使用光伏、風能和生物質能的便利,而城市由於人和經濟活動密集,在城市空間範圍內實現碳中和幾乎不可能。但是,碳中和取向的美麗城市建設,要求一切新建、改建嚴格避免高碳鎖定,例如,避免高耗能的超高層塔樓而規劃建設樓層適度的小高層建築,利用城市綠地、濕地,滯洪淨化生活污水,減少污水處理能耗。合理控制大城市規模,不能盲目“攤大餅”,要提升城市內部碳中和的能力,減少對外部零碳能源和負碳技術的需求。以北京、上海、廣州為例,其轄區內碳中和是完全不可能的,這就要求空間協同,利用西南地區的水能、西北地區的風能光能和近陸海域的海上風電,為城市碳中和提供零碳能源保障。


美麗中國是美麗城市的聚合體,美麗城市建設的碳中和取向,需要制定明確的時間表、路線圖。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四五”規劃,需要碳達峯,而且宜早。城市要超越化石能源燃燒排放的污染控制,制定棄煤和減油規劃,開啓温室氣體絕對量的減排進程。同時,借鑑發達國家2050年前碳中和的有效措施,制定2060年前城市碳中和的實施方案。


發表評論